疫后重开,计程车急缺司机

自4月26日起,新加坡取消了疫情期间的大部分限制措施后,人们渐渐恢复正常的工作生活,不料计程车却面临急缺司机的尴尬局面。无论是德士还是网约车正竞相吸引更多司机,以满足日益增长的乘客需求。

根据 *** 数据显示,过去两年因受疫情影响,新加坡的计程车数量减少了近五分之一,很多司机退出了该行业。现在随着新加坡重新开放,居家办公模式接触,计程车出现短缺问题,人们等车的时间延长,价格相比之前也上涨许多。

新加坡最大德士公司康福德高(ComfortDelGro)表示,许多司机在疫情期间放弃了德士的工作,这导致整体人数减少。目前计程车服务需求的显著增长已经远远超过现有供应,特别是在高峰时期。在今年3月,康福德高提高了其在新加坡的计程车对的价格。据了解,这是10年来康福德高首次涨价。

根据新加坡陆地交通管理局(LTA)的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年,新加坡的计程车数量减少了约19%。截至今年3月,新加坡的计程车数量已降至14,603辆,而两年前为17,977辆。同期,有计程车牌照的司机数量减少了6500多人。相比之下,网约车的数量现在约为77,000辆,几乎是当地计程车人口的五倍。

新加坡本地两大网约车巨头Grab和Gojek等运营商不仅为通勤者提供了乘车的便利,只要在手机上点几下就可以坐等,同时还以大幅折扣吸引他们,以赢得用户的支持。尽管如此,还是有通勤者抱怨自己不能及时叫到车。自防疫措施逐步取消后,越来越多新加坡人走出家门,工作方式也逐渐回到了疫情前。在高峰时期叫车,往往要等很久,价格也是平常时段的两倍左右。如果碰上下雨天,那就更不方便了,不仅价格贵的离谱还叫不到车,需求远远超过供应。

网约车与德士皆“僧多肉少”

在过去两个月,计程车行业相继调高车资或征收额外司机费,以帮助司机应付油价上升等营运成本。自疫情爆发以来, *** 也拨款超过10亿新元用以帮助运营问题。

司机供不应求,是推高起步价和网约费用的主要原因,这也可能与疫情期间没有夜生活,导致越来越多夜班司机离职有关。

一名隶属于SMRT的跨越德士(Strides)司机指出,周五凌晨时分从武吉士(bugis)到武吉巴督(Bukit batok)的车程,已经涨至约50至60新元。他还观察到,一些司机在晚间时分,会选择取消从市中心到较偏远邻里地区的预约,以免回到到达目的地后找不到新乘客浪费车油。

现在的油价很高,所以这些司机宁愿在市中心执行短程载送服务,这样比较划算。尽管夜间娱乐场所限制已松绑,但一些司机仍会避免在晚间时分到夜场所载客。

对此,康福德高表示,公司一直鼓励夜间代班司机接送更多乘客,也为夜班司机匹配只有一名日间司机使用的德士,但暂不会发奖金激励夜间执勤。

根据网约车平台Gojek现有计划,也有望吸引司机在夜间执班,如周末凌晨12点至三点之间载客,每趟可赚取额外佣金。

计程车行业不急于增聘人手

许多新加坡乘客看到车资上涨、司机短缺、预订服务后又被取消,难免会因抢不到网约车或德士而怨声载道。有专家指出,由于过往防疫条例不断“开开关关”,业者不急于增聘旗下司机人数也是情有可原。

新跃社科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特斯拉博士(Walter Theseira)表示,随着市场平台及业者更相信需求回升将持续维持,他们将继续加大计划,吸引司机回流。短期内,各平台及司机应乐于赚取更高的佣金及车资。新加坡的乘客也要慢慢学着适应与不断上涨的私召车资与德士车资共存。

他认为,司机和业者有多方面的考量,不可能单凭一两小时飙涨的车资就能生存,还得根据供给司机的整体收入做出评估。一整天或一整个星期可获取的总收入,数额必须够庞大,才足以涵盖司机的所需收入,及车辆的营运及资金成本。

看来,除了要学习与冠病共存,如果不想乘搭公共运输,新加坡人也要慢慢学着适应,与不断上涨的网约车资与德士车资共存。

转载请注明来源:狮城新闻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